品牌服务
大型律所,一流团队!  权威咨询,高效代理!  可胜诉后支付律师费!  电话:13691255677  

损害赔偿律师 >> 交通事故 >> 经典判例

道路交通事故中城镇标准及保险赔付问题

日期:2015-03-15 来源:北京律师事务所 作者:北京律师 阅读:192次 [字体: ] 背景色:        

道路交通事故中城镇标准及保险赔付问题

作者:原阳法院 刘春玲

【案情】

2010年12月29日20时00分,原告冷本玉、于素梅之子冷立刚驾驶豫AGC117富康牌轿车沿229省道由北向南行驶至111KM+570M处时,与同向在前行驶的被告刘余良驾驶的豫B73999解放牌重型箱式货车相撞,造成车辆损坏,冷立刚及豫AGC117富康牌轿车乘坐人两人当场死亡的交通事故。

冷立刚于2005年至2008年在恒升公司任维修技师,并于2008年承包了恒升公司的经营业务,其一家人从2008年至今一直住在恒升公司院内(原阳县城关镇北干道)。2010年5月4日,被告刘余良为其豫B73999解放牌重型箱式货车在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丘中心支公司投保了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和机动车商业保险,并投保第三者责任险不计免赔险,其中第三者责任险保险金额为20万元。

【审判】

公民的生命健康权受法律保护。冷立刚与刘余良发生交通事故,根据其过错程度,刘余良应负事故的次要责任,应赔偿原告损失的30%。原告的损失包括:丧葬费13678.5元(27357元÷2)、死亡赔偿金287431.2元(14371.56元×20年)、被抚养人生活费88664.97元【冷本玉18071.84元(3388.47元×16年÷3人)、于素梅18071.84元、冷皓展20330.82元(3388.47元×12年÷2人)、冷香慧15248.12元(3388.47元×9年÷2人)、冷香君16942.35元(3388.47元×10年÷2人)】,冷立刚的死亡给原告造成巨大的精神损害,酌定精神损害赔偿金为2万元,原告的上述损失计409774.67元,因该事故造成两人死亡,第1顺序继承人均同意保险公司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各赔偿损失55000元,原告下余损失354774.67元,刘余良应赔偿30%即106432.40元,刘余良的车辆投保了商业险,刘余良及运输公司均要求保险公司直接将该损失赔付给原告,所以保险公司应赔偿原告损失106432.40元。运输公司系登记车主为挂靠单位,不参与经营,不参与利润分配,对事故的发生没有过错,不应承担民事责任。关于本案被抚养人生活费的计算问题:1、本次交通事故造成冷立刚与乘坐人毛威博二人死亡,毛威博无被抚养人,所以计算冷立刚被抚养人生活费时不超过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3388.47元即可;2、按照被抚养人每个人所需抚养费计算,总额为88664.97元,按30%计算不超过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额49697.56元【按前12年每年3388.47元计算,第13年至第16年每年按2258.98元(3388.47元×1年÷3人×2人)】,符合司法解释的规定。冷立刚自2005年起其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市,自2008年起,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有关损失赔偿费用应当根据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一百一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五十六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第三十一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一条、第十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中华联合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商丘中心支公司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赔偿原告冷本玉、于素梅、曹利霞、冷皓展、冷香慧、冷香君医疗费等损失161432.4元;

二、驳回原告冷本玉、于素梅、曹利霞、冷皓展、冷香慧、冷香君的其他诉讼请求。

【评析】

本案争论的焦点是:1、冷立刚应否作为城镇居民对待?一种观点认为:冷立刚为农村居民,应当根据农村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赔偿费用;另一种观点认为:冷立刚自05年起,其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市,自08年起,其经常居住地和主要收入来源地均为城市,应当根据城镇居民的相关标准计算有关损失赔偿费用。

我认为,冷立刚应作为城镇居民对待,理由是:关于如何判断居民户口性质问题,随着我国居民户籍管理制度改革的深入,应当以权利人的经常居住地来确定赔偿标准,而不能机械的以户籍性质确定赔偿标准,且冷立刚发生交通事故时,已在城镇居住一年以上且主要收入来源地为城镇,故在计算赔偿数额时应按城镇居民标准计算。

2、保险公司应否在机动车商业保险范围内直接理赔?一种观点认为:商业保险属保险合同性质,应赔偿给合同相对方,不应直接理赔给原告;另一种观点认为:如合同一方当事人同意,本着解决纠纷,减少当事人讼累的原则,可直接由保险公司赔偿给原告。

我认为,商业保险合同虽属保险合同性质,但只要征得投保人同意,可将商业保险赔偿份额直接赔偿给原告,解决纠纷,保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本案中刘余良的车辆投保了商业险,刘余良及运输公司均要求保险公司直接将该损失赔付给原告,所以由保险公司直接赔偿原告损失。


特别声明:本网站上刊载的任何信息,仅供您浏览和参考之用,请您对相关信息自行辨别及判断,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自互联网,如您知悉或认为本站刊载的内容存在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网络服务提供者或进行网上留言,本站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联系电话:15313195777。


  • 最新发布
  • 参加2020上海国际屋顶绿化材料展览会-元旦钜惠
  • 参加2020第十二届上海国际建筑绿化材料展览会-元旦钜惠
  • 注册公司法人不到场怎么办找专业会计刘会计
  • 2020年中东贸易迪拜烟具商贸电子烟水烟设备展
  • “航空插头”小知识 ,设想一下如果没有航空插头会是怎样?
  • 康加健康筛查助老年用户健康养老
  • 康加健康筛查仪器助您科学饮食
  •  
    136912556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