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诉讼律师团队 旗下网站
品牌服务
大型律所,一流团队!  权威咨询,高效代理!  可胜诉后支付律师费!  电话:13691255677  

损害赔偿律师 >> 交通事故 >> 责任认定

出借身份证购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过错时不担责

日期:2015-03-14 来源:北京律师事务所 作者:北京律师 阅读:210次 [字体: ] 背景色:        

出借身份证购车发生交通事故无过错时不担责

——宜阳县人民法院判决武雪坡诉张龙龙赵建玲马向阳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纠纷案

作者:宜阳县人民法院 张红霞 张金涛

裁判要旨

身份证出借人对肇事车辆没有运行支配权和运行利益,不是机动车损害赔偿责任主体,无过错时不能等同于出借机动车责任,不应对交通事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案情

2013年3月30日23时00分,张龙龙无证驾驶豫CZD661号吉利牌小型轿车沿八官线由东向西行驶,当行驶至八官线187KM+800M处道路时,与沿八官线由西南向东北斜穿道路的武雪坡无证驾驶无号牌普通二轮摩托车发生相撞,造成武雪坡受伤住院,两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该事故经宜阳县公安交通警察大队宜公交认字[2013]第033001号道路交通事故认定书认定:张龙龙负该事故的主要责任,武雪坡负该事故的次要责任。事故发生后,原告武雪坡被送往宜阳县中医院抢救,因病情危急转解放军第150中心医院抢救。住院107天,前23天在重症医学科病区,2013年4月23日至7月16日需陪护2人,先后共花医疗费175567.54元。事故发生后,被告马向阳垫付医疗费31950元。2013年10月24日,经洛阳宜中法医临床司法鉴定所鉴定,认为武雪坡现遗留的后遗症已构成道路交通事故十、十、十、八级伤残;出院后的九个月左右因行动不便,属于部分护理依赖,需要一人间断护理,之后间断需要家人帮助。

另查明,豫CZD661号吉利牌小型轿车的登记车主为被告赵建玲,实际车主为被告马向阳。被告马向阳系借用被告赵建玲的教师资格证及身份证购买的该车。该车无保险。2013年3月30日,被告张龙龙将车开出,造成了本次交通事故。被告张龙龙系被告马向阳妻弟。原告以三被告应承担责任为由诉入本院。

裁判

宜阳县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事故认定书认定的事实清楚,责任划分合理。原告武雪坡因本次交通事故造成损害请求赔偿,依法应予支持,但应以合理为限。被告马向阳明知自己车辆没有保险,仍然驾驶该车到别处喝酒,酒后被送往被告张龙龙家中休息,车钥匙未妥善保管,致使被告张龙龙能够轻易取得钥匙并驾车出行,对本次事故的发生具有一定过错。且未依法投保交强险,致使原告武雪坡丧失了向保险公司请求赔偿的权利。被告张龙龙应首先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赔偿责任,被告马向阳应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因被告赵建玲系出借身份证人,不能等同于出借机动车人,且对机动车未实际占有、使用,更对损害的发生没有过错,所以不承担责任。因此,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以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相关规定,判决被告马向阳在交强险范围外赔偿原告武雪坡24690.9元(已支付);被告张龙龙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外赔偿原告武雪坡98763.75元;被告张龙龙在交强险限额范围内赔偿原告武雪坡120000元,扣除被告马向阳已支付的7259.1元,余款112740.9元,被告马向阳应对112740.9元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驳回原告武雪坡要求被告赵玲玲赔偿的诉讼请求。

判决后,双方当事人未上诉。

评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出借身份证购车发生交通事故后应否担责?由于法律无明确规定,各地做法不一,第一种意见认为是身份证出借人应与实际车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第二种意见认为是身份证出借人应按其过错承担按份责任;第三种意见认为是身份证出借人不应对交通事故承担民事赔偿责任。结合本案的具体情况,笔者认为第三种意见比较合理。主要理由如下:

第一,从“出借人”层面来分析。《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因租赁、借用等情形机动车所有人与使用人不是同一人时,发生交通事故后属于该机动车一方责任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部分,由机动车使用人承担赔偿责任;机动车所有人对损害的发生有过错的,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此条中的“出借人”是指“出借机动车的人”,与本案中“出借身份证的人”的两个概念。尽管将身份证借给他人购买机动车会因其行为违法而可能需要承担相应的行政责任。但是他毕竟对机动车的运行没有支配权,也不获得运行所产生的利益,不能将其认定为机动车的所有人。只有实际对该车进行运行支配并获得运行利益的人,才应作为损害赔偿责任的主体。

第二,从过错原则层面来分析。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车辆所有人只有在有过错的情况下才承担赔偿责任。其中过错指的是与损害发生有关的过错,而非泛指所有过错。机动车登记并非民事上的所有权登记,而属于行政法上的一种行政管理手段。本案中赵建玲出借身份证的过错行为亦可通过行政处罚等方式加以惩戒。因此,笔者认为出借身份证之人即登记车主不应作为机动车交通事故的责任主体。

第三,从公平角度层面来分析。依照《侵权责任法》第四十九条规定的机动车所有人的过错,是指出租人、出借人怠于审查承租人、借用人驾驶资质,或者隐瞒或者未告知机动车故障等,从而应承担的相应责任。本案中,马向阳借用赵建玲的身份证是为了使用赵的教师资格证购买车辆可以享受国家针对教师才享有的优惠政策。不论出于何种原因借用身份证肯定都是弄虚作假的违法行为,而借用人在出借身份证的同时,应该意识到身份证的重要性,其出借身份证的行为违反了居民身份证法相关规定,没有尽到相应的注意义务。但是出借身份证人并没有“怠于审查承租人、借用人驾驶资质,或者隐瞒或者未告知机动车故障等”,如果让其承担责任,不管是连带责任还是按份责任,从公平角度来考虑,是欠妥当的。


特别声明:本网站上刊载的任何信息,仅供您浏览和参考之用,请您对相关信息自行辨别及判断,本网站不承担任何责任;本网站部分内容转自互联网,如您知悉或认为本站刊载的内容存在任何版权问题,请及时联系本站网络服务提供者或进行网上留言,本站将在第一时间核实并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网络服务提供者联系电话:15313195777。


 
13691255677